秋月白

特殊傳說6[感想]

劇透劇透劇透.一點點




-

-

-

-

-

-

-

-

-

-

-









看完第六集,彷彿看完一本戀愛故事,二王子真的好帥好帥好萌喔,這麼可愛的王子殿下真棒,不愧是我老大。  

可有多可愛就有多虐,幸好他不是一個人,希望他們兩個能一直這樣陪伴支持對方,然後剛好符合我的同人設定真是太好了,不然就只好刪文了 

被打爆的重柳也哈哈哈,幫他QAQ一下,我就想好好保護個傻妖師而已,二王子強的這麼變態真的是可以的嗎?(我覺得很可以

最後心疼大王子,希望他還能見到他弟弟


不管看多少次了,還是覺得護玄真的超厲害,可以寫出這麼棒世界觀這麼龐大的故事,咒術跟陣法也都寫得很美,好期待下一集啊

[哈漾]七夕

不管遲到了幾天,我就是要寫完他


兩人沒有在交往


--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牛郎的孤儿,随哥哥嫂子生活,嫂子对他不好,给了他九头牛却让他领十头回来,否则永远不要回去。沮丧之时他得到高人指点,在山上发现了一头生病的老,他悉心照料,才得知老牛原来是天上的金牛星被打下凡间,牛郎于是将其领回家。


后来得到老牛指点,牛郎找到了下凡仙女们洗澡游玩的地方,拿起了其中一个的衣服,那个仙女名字叫织女,两人相识,坠入爱河,后生育有龙凤胎。但由于触犯天规,织女被带回天界。老牛告诉牛郎,它死之后把皮做成鞋穿上就可以腾云驾雾。后来牛郎终于上了天界,眼看就要和织女团聚,被王母娘娘头上银簪所变的银河拦住去路。天上的喜鹊被他们的爱情感动了,化作「鹊桥」,牛郎织女终于团聚。王母娘娘有些动容,后命每年农历七月初七,两人才可在鹊桥相会。


之后,每年七夕牛郎就把两个小孩放在筐中用扁担挑起,上天与织女团聚。


念完最后一句,我放下了手中的书,坐在旁边的哈维恩目光直直地落在我身上让人有点发毛,思绪却不知道跑哪里去的没回过神来,我轻咳了一声。


「总之就是这样的故事。」明明是他说想知道七夕的来由,我还特地跑回原世界找牛郎跟织女的故事书欸,结果现在还不认真听。


「啊…所以在您的故乡,七夕是指恋人的节日啊。」哈维恩回过神来说,我好想白他一眼,念了这么长一段,这只黑噜噜小鸡就只听到一开始的那句吗?


「嗯……啊,也不一定,在日本…千冬岁的国家,七夕还有许愿跟办祭典的习俗,但在我家那边就只是恋人的节日而已。」阖起书顺手把手中的书塞到哈维恩手中,面对黑妖精困惑的眼神,我拿起桌上的手机看都没看他一眼。


「我留着也没用,送你吧。」


话说完很久都没得到对方的回复,我从手机屏幕上稍稍抬起视线偷看,刚好看见那个擅自效忠自己的黑噜噜小鸡摸着绘着充满童趣图案的封面,眼神慎重而温柔。


「谢谢您,我会非常珍惜的。」


明明只是一本很简略的童话书,但我知道哈维恩是认真的才这么说,感觉到脸上热度上升,下意识的捏紧手机,别过头快速走出房门。


「学长找我,我出去一下。」


其实根本没什么人找我,哈维恩很重视我,而且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夸张到让我受不了的那种重视,我也从一开始的排斥,到现在已经完全放弃挣扎了,反正火星人从来都不听人说话,但是最近…哈维恩看着我的视线总是让我忍不住想逃走。


知道黑噜噜小鸡没有跟来,我在黑馆里晃了一圈,还在楼下大厅跟在那边的黑袍们聊了一下天,在这里住了好几年,就算是我也终于能稍稍习惯这栋曾经让我怕得要死的宿舍,至少现在我回房间已经不会再需要冲刺了。


「渚,你今天只有一个人?」刚刚被我当作借口的学长这时走进黑馆,看到坐在大厅的我愣了一下。


「你问哈维恩的话,他在我的房间里。」


听见我的回答,学长的眼神十分诧异,对啦对啦,在我身后没看见哈维恩,就跟伯爵身后没有尼罗一样奇怪,这时候我就有点庆幸学长已经听不见我脑袋的想法,不然要是被他知道我刚刚拿他当借口,不知道又会怎么样被他揍。


算了算时间,我等到快要去上课的时候才起身回房,在门口深呼吸了一下做好心理准备才推开门,结果发现原本坐在客厅里的哈维恩已经不见了,可是以他的个性怎么可能就这样自己回去。


带着怀疑,我走近门半掩的卧房,哈维恩果然还在里面,悄悄地将房门再推开一点,哈维恩站在我的床边,早上起来乱丢在床上的衣服都已经折迭放好,他是真的打算向尼罗看齐当我的管家了是吗?突然觉得压力好大。


站在整理好的衣服前,他手上拿着件衬衫,我注意到那间是我早上换下来的,还在思考他在做什么时,他露出万分温柔的表情,将脸庞埋到了衬衫里,似乎还轻轻地嗅了嗅。


就算我再蠢也知道他在干嘛?立刻全身僵硬脸上胀得通红,退了一步才想逃离眼前的画面,但这时衬衫中的哈维恩抬眼,直直对上了站在门口的我的视线,他万分自然得放下手中的衬衫,丝毫没有被抓包的羞耻,走到我身边。


「您回来了。」


「我…我……」彷佛我才是被抓包的那个,结结巴巴说不出话。


「您还好吧?脸色很红。」他探测体温的摸着我的额头,面对哈维恩太近的面孔,我想退后却全身僵硬动弹不得,他的手沿着额际滑下,摸上了我的耳朵,我轻噫了一声。


我的右耳垂上有个耳洞,是之前去找雅多他们玩时,他们半玩闹的替我穿的,我感觉到他的指尖轻捏着我的耳垂,有个什么东西从耳洞穿过,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那是个镶嵌着蓝色水晶,做工精美的耳针。


「这种节日的礼物,应该是要互送的才对吧,大人。」


我愣了一下,伸出右手挡住泛红的下半脸,一手摸着被他碰过无比炙热的耳垂,他为什么会发现,特意选了看似因为他的询问才找的东西,甚至用了随意的口吻送给他,为什么他会注意到……


「以此祝愿您永远的安详、康泰、安稳、无灾,这也是我此生所愿。」哈维恩拨起我额头上的刘海,轻轻的,虔诚的在上面吻了一下,低低的嗓音呢喃着,像是在咏唱最重要的誓言。


面对着这样的他,我差点看入迷的眨了眨眼睛,他对我露出难得的笑容后,就松开了我,站直身子。


「大人,您的课快迟到了,赶紧准备出门吧。」话说完他已经先走出卧室去替我准备上课的用品。


摸着耳垂上的耳环,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这才突然想到,他早就知道七夕是什么节日了吧!这个骗子!


【冰漾】酣睡

大半夜,站在黑馆的走廊上,渚冥漾心里万分后悔,早知道放暑假就应该乖乖回去温暖又安全的家,不应该因为安因说可以帮他补习就留在黑馆,结果被喵喵抓到,说什么鬼月就是要说鬼故事,那些火星人根本不可能开普通的鬼故事大会。

 

明明去年就已经受过教训,没想到今年也逃不掉,至少今年不是在他的房间办,但等到好不容易结束他们愿意放他回来,他一进房间就听见浴室里传来古怪的声音,虽然他的房间一向都不太正常,不过卡在这种时候他根本接受不能,立刻就逃出房间,只能有房归不得的在走廊徘徊。

 

为什么这时候学长不在啊!

 

他欲哭无泪的缩在他学长的房间门口,黑压压的走廊还有远处画像发出的细碎声响营造出诡异的氛围,是不是去找安因比较好啊,不不不,已经太晚了去打扰他不太好,兰德尔学长……虽然吸血鬼应该是夜行性动物,但是这个时间面对他好像更恐怖。

 

又被不远处的声响吓得抖了一下,渚冥漾抱着头,拜托拜托,不管是什么东西都不要这个时候来烦我,我只是在这边等学长回来,学长快回来啊!

 

「喂……」

 

「哇啊啊啊啊啊啊!」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渚冥漾大声地尖叫出来,随后被一个熟悉的重击给制止住。

 

「大半夜的你在别人房门口鬼叫什么!」刚刚巴了他的头害他还差点咬到舌头的罪魁祸首,怒气冲冲的站在他面前,但他却差点喜极而泣,立刻扑上去抱着他前代导人,伟大的学长大人的腰。

 

「学长!你终于回来了!」

 

被渚冥漾的反应吓到,冰炎脑袋上几乎可以看见清晰的惊吓符号加『什么鬼?』三个字,但最后他还是没推开渚冥漾,已经没有办法听取渚冥漾的思考,他眉头紧的像是要打结的问。

 

「你干嘛?」

 

没有放开冰炎,渚冥漾三言两语的把今天参与超级可怕的鬼故事大会,还有刚刚经历的事情跟他说,听见又是那个蠢到爆的鬼故事大会,饶是冰炎也无言了一下。

 

「……你们真闲啊。」

 

又不是我想去参加的!

 

他很想这么吐槽,可是就算说出来也只会被学长笑,学长伸出手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后,打开房门自己走了进去,看着没关的门,渚冥漾很迟疑,可是他真的不想回去那个房间啊,这时候他听见有点没好气拯救他于水火的允许。

 

「进来。」

 

学长的房间一如往常的干净,应该说啥都没有的贫瘠,还好现在学长听不见他在想什么了,不然肯定又会巴他的头,原本坐在柜子上的大气精灵对他一笑后,消失在空气里,他拉上了门,犹犹豫豫的在沙发上坐下。

 

浴室里传来水声,学长应该是进去洗澡了,没有事情可以做,也不敢乱翻学长的东西,渚冥漾待了没多久就感觉十分无聊,早知道就应该把手机也带出来的,他有点昏昏欲睡,现在时间早就过了他平常睡觉的时间,而且今天陪喵喵他们胡闹让他也消耗了不少体力,不知不觉他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半梦半醒间他好像听见开门的声音,但在停顿一下后,声音就放轻下来像是根本就没有人进来,没多久他感觉到自己被搬动,努力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银白与艳红的柔软发丝掠过眼前,还有他学长大人漂亮的面孔。

 

「学长,我睡沙发就好了。」渚冥漾小声的咕哝着。

 

「闭嘴,睡你的觉。」把渚冥漾放在床的内侧拉上被子后,冰炎在他身旁躺下,拿起床头的书开始翻阅,但过了好半晌,仍然感觉到视线,他白了渚冥漾一眼。

 

「干嘛?你不是很累。」

 

「只是觉得学长……真的长的很好看。」

 

可能是因为睡昏头了,渚冥漾顺着脑中的想法直接说了出来,那双锐利的红瞳愣了一下,然后像是在掩饰什么别开头,伸出手一掌盖住渚冥漾的眼睛。

 

「乱说什么,快睡觉。」

 

这次渚冥漾总算乖乖地闭上眼睛,黑暗中他感觉原本覆在眼睛上的手往上移动,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发,一下一下的十分舒服,那个让他敬畏,但也总能让他安心下来的声音,低低的,哼着他所听不懂的歌谣。

 

是精灵族还是兽王族的歌?如果下次能请学长教他就好了呢,怀着这样的想法,他进入了梦乡


Double Ace(完)

『结束后,在老地方等我。』

 

启介的话彷佛还在耳边萦绕,但却有了出乎意料的发展,比赛中86意外受损,最后他是被高桥凉介负责载回去的,启介大哥知道他的车子已经坏了,根本不可能去赴约,应该是不会去那边等了吧,看着那间越来越远的便利商店,拓海却有点坐立不安。

 

「怎么了?藤原。」注意到他的异样,高桥凉介关心的问。

 

「没什么。」拓海摇了摇头。

 

跟高桥凉介道别后,拓海看着他远去的车尾灯,直到他洗好澡,手机一直都没有收到启介的联络,是不是该由我打过去?拓海犹豫不已,可是他根本就还没有想好要跟启介谈什么。

 

但简直是不容许他有继续犹豫的余地,熟悉的只有设定那个人的讯息声响亮的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

 

『出来一下。』

 

他真的来了!

 

怕引起藤原文太注意,拓海慌慌忙忙的换掉衣服,一下楼就看见那台耀眼的FD就停在他家门口,那个同样耀眼的人站在一旁,拇指往车子一比。

 

「上车吧。」

 

FD在熟悉的秋名山飞速掠过,虽然比不上拓海,不过之前来比赛的时候启介也在这里跑过好几次,所以也没有道路不熟的问题,因为已经过了平时跑车的时间,现在山道上并没有什么人在来往的车辆也非常稀少。

 

拓海瞄着启介黑暗中映着街灯专注驾驶的侧脸,不由得紧张的心跳加速立刻把视线移回来,很快的车子就到了山顶休息区,启介熟练的打档停车。

 

他看着启介什么都没说就自顾自下车,刚刚的心跳加速变成了不安,启介大哥是在生气吗?

 

还是……后悔了呢?

 

不管如何总是要面对,拓海解开安全带也跟着下车,启介已经靠坐在栅栏上等着他,眼睛看着闪烁的夜景不知道在想什么,注意到拓海过来后,把手中的咖啡塞到拓海手里。

 

又是同品牌的咖啡呢,是启介大哥喜欢的口味吗?拓海看了眼手里的咖啡闪过这个念头。

 

虽然现在季节炎热,但因为在山上气温下降不少,吹过的风也很凉爽,但从刚刚启介就一直没有开口的安静让拓海觉得非常窒人,最后还是他忍不住的打破沉默。

 

「那个,启介大哥……」

 

「嗯?什么事?」

 

「什么什么事……」这下拓海已经是困惑了。

 

不是说要谈谈吗?为什么什么都不说?

 

拓海偏着头看向那个看都不敢看他一眼的启介,发现他看似波澜不经手指却不停在手中的饮料罐上游移,视线虽然停留在眼前的景色,却分明什么都没在看。

 

难道…启介大哥其实很紧张吗?

 

发现了这点,拓海心中的担忧稍微少了一些,又看见这样非常少见明显动摇的高桥启介,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什…为什么笑了?」被突然笑了起来的拓海吓一跳,启介困惑又茫然,半晌后回过神来有些羞耻的按着脸。

 

「不要笑了啦。」

 

「可是…启介大哥你……」拓海简直像是被按了什么开关笑了不停,刚刚有些僵硬的氛围也随着他的笑声消散了。

 

启介看他难得笑得这么开心,有些懊恼又高兴,最后没好气的开口。

 

「拓海,你在笑下去的话,我要吻你了喔。」

 

话一说完拓海的笑声嘎然而止,他还停留在大笑的表情但脸却整个胀红了,启介这句话也提醒了他们是为什么现在会在这里,他忍不住别开视线。

 

「拓海,看着我。」

 

听见他这么说拓海只能乖乖的看向站在他正对面的启介,一对上他的视线,启介的眼神简直是像他在驾驶时一样的专注, 被启介那样的眼神一锁定,拓海完全无法移开目光。

 

「那个啊,之前的事情,有关你一直躲我的理由……」

 

「那个,真的很抱歉,启介大哥。」想到启介他那个受伤的眼神,拓海充满歉意的说。

 

「不是的,我是要说,理由的话如果你想说就告诉我,不想说的话,先听我说也可以。」虽然也急着表达自己的心情,但拓海还是点了点头,把主动权让给了启介,这让启介松了口气。

 

「拓海,因为事情一直都很自然而然的发生,所以很多事情我都没有特地说出口,但是,我好像让你不安了,真的对不起,拓海,我想让你知道,我不只想当你的队友而已。」看见拓海露出怔愣的表情,启介心跳漏了一拍,又没等到拓海的反应,他焦躁的抓了抓他那头金发。

 

「当然啦,我们都是男的之后肯定会很难走,以我们家那个情况可能也不好处理,可是…那个……」

 

「冷静下来,启介大哥,慢慢说,我在听。」看见启介已经开始混乱,拓海开口安抚着,可是刚刚的情绪一被打断,启介反而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其实,之前那个,只是因为一件小事,启介大哥如果你知道为什么,一定会生气的。」既然启介暂时不知道要说什么,拓海决定先把之前的事情做个解释,就算他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十分愚蠢,而且还可能惹怒启介,但还是觉得无论如何都必须解释清楚才行。

 

「是什么?你说吧,我不会生气的。」

 

「我知道你跟之前那个…恭子小姐?我知道你跟她出去后,就一直冷静不下来,不小心就开始躲你了,我真的没想到你会这么难过,很抱歉。」听见拓海十分困窘的解释,启介想到拓海可能误会了什么,慌忙地开口。

 

「你怎么会知道我跟她……等等,拓海,我跟她什么都没有,我只是想去跟她说清楚而已,跟她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不能跟她交往。」

 

他话说完,两个人愣了一下,同时闹了个大红脸,都还不习惯真的提到那个词,启介轻咳了声,但即使红着脸,即使不习惯,仍然认真地看向拓海,眼神不自觉地柔软下来,将这个他早已确定的心意跟他重复一次。

 

「拓海,我喜欢你。」


Double Ace(八)

 

「不逃了?」

 

看拓海站在门口许久,启介才开了口,似乎对他无措的模样很感兴趣。

 

也或许是怒极了,他居然也有点凉介那种游刃有余,更有种恶趣味的邪气。

 

「过来,拓海。」

 

「启、启介大哥…」

 

「过来。」

 

在启介的命令下,拓海迟缓的踏出步伐,启介也没有催促,耐心的等拓海走到他面前。

 

还来不及站稳,拓海感觉到右手一股拉力,然后是天旋地转,等回过神来,启介已经压在他身上,那张俊美的容颜离他好近。

 

「所以,你打算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了吗?」

 

原本就好听的声音更加低沉,温暖的气息吐在他的耳上,拓海觉得他抵着的胸膛那么炙热。

 

「启介大哥……」

 

「我很生气,拓海……」

 

启介舔着拓海的耳垂,湿软的舌描绘耳廓,拓海忍不住颤抖。

 

「等…请不要这样,启介大哥……」

 

推拒眉有造成任何效果,启介啜吻着拓海的颈子,松垮的浴衣也开始敞开滑落,轻咬刺激着他的感官,他没有见过这样的启介,霸道完全不理会他的意愿。

 

陌生的让人害怕。

 

倒吸了一口气,启介在他肩上狠狠咬了口,紧咬着下唇,眼泪渗入发中,却固执不让啜泣声露出。

 

「你对我有不满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不能忍受你躲我。」

 

低喃着,启介放松了对他的牵制,像是受伤的野兽,将脸埋进他的肩窝。

 

拓海怔愣,眨了眨眼,积蓄在眼中的泪滑落,伸出手,在身上那金黄色的头颅上迟疑了下,仍然轻柔的放了上去。

 

感觉到拓海的碰触,启介将他拥的更紧,害怕失去到想将他融入体中。

 

「对不起,启介大哥,对不起。」

 

对不起,让你受到伤害。

 

半晌,感觉到启介有再次有动作,拓海颤动了下,那双大手安抚的摸上他的脸,擦拭他的泪。

 

「不要害怕,拓海,很抱歉,我太生气了。」

 

温柔的吻着拓海的唇,舔舐他因为紧咬而渗血的伤口,将拓海凌乱的浴衣拉好。

 

「没事了,我不会再对底做什么了。」

 

轻柔的将他放置在怀中,靠在拓海的头上,手中褐色的发丝熟悉的触感,满足的感觉。

 

「睡吧,晚上的比赛很重要,好好休息才有体力,剩下的我们比赛结束后再谈吧。」

 

拓海轻轻点了点头,启介泛起笑容。

 

「结束后,在老地方等我,知道吗?」

 

感觉到怀中的人迟疑了下,还是点了点头,启介揉了揉他的头,眼中闪过危险的光,靠在他耳朵旁边低声,那杀气让拓海明白什么叫暴走族队长的魄力。

 

「要是你敢在逃的话,我不介意到你家门口堵你,大哥那里有地址,你知道的。」


Double Ace(七)

拓海躺在床上,黑暗的房间唯一的光源只有外头照进来的月色,早就过了他平常睡觉的时间,可是他却没有睡意。

 

床头柜上的手机传来简讯的声音,这种时间会传简讯给他的只有一个人,但他完全没有爬起来看的欲望。

 

像这样…单方面拒绝连络也已经不知道有几天了。

 

就连ProjectD的聚会他也尽量不与启介有任何私下的谈话,就算在很偶尔,被启介逮到单独相处的机会,他也总是不论理由的逃之夭夭,夸张到很明显的地步。

 

启介大哥也差不多受不了了吧,那个人可是很没有耐心的。

 

但他真的没有办法,只要看到启介,就会想起那天史浩与贤太的对话。

 

胸口压迫的刺痛

 

连问他当天的情况……连句为什么也……

 

好害怕……

 

这和当初茂木的情况完全不同。

 

那时他知道被背叛时,心中是愤怒,和一点点的难过。

 

但这次……

 

而这也是他第一次正视,他与启介之间的情感,性别与差异的问题。

 

启介是受欢迎的,开朗有才能,外表俊美。

 

而他呢?

 

就算不论这些,回到最初始的,同为男性的他们,自己是怎么看待,启介又是怎么看待。

 

这是一个症结,在想通之前,拓海无法鼓起勇气面对启介。

 

但他不去面对,不代表对方不会找来,这也是他所担心的。

 

响亮的铃声让拓海吓了一跳,他手忙脚乱的爬起来。

 

松了口气,是高桥凉介打电话来确认下次集合时间,他觉得凉介先生话中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对于总是让凉介先生还要额外烦恼她与其他队员的相处,拓海真的觉得很不好意思。

 

挂掉电话的凉介,看着坐在他面前的弟弟,开始思考该用什么词汇什么方式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

 

启介抓乱自己的金发,自己也不是小孩子了,自己处理这种事情的能力也该有,但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明明一切原本都好好的,和拓海的简讯也都没有问题,为什么一觉醒来后就变成这样。

 

完全拒绝与自己有任何私下的相处,从简讯,聚会时的交谈,甚至现在也不曾在那间商店看见他了。

 

他觉得慌乱,却找不到问题所在,就这样失去拓海?他不要。

 

这种时候,他只能来投靠他万能的大哥。

 

叹气声引起启介的注意,他满怀希望的看向凉介。

 

「我到底该怎么办?大哥。」

 

凉介蹙着眉颇困扰,双手交迭放在膝上,他跟启介不一样,不论思考模式或是身为队长的职务,让他可以完整的观察到整个ProjectD的动向。

 

启介与藤原之间的转变他也看在眼里,经过史浩的报告他也多少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藤原一向有自己的想法,他只是被动,但却有属于自己的处理方式,并不用特别去担心他,倒不如说他更担心启介。

 

「启介,你的个性对于有些小事会不太注意,有时候这是优点,但也是缺点……」

 

他看向自己向来大而化之的弟弟。

 

「有些事情不当面说出来,对方是不会明白的,尤其是那些很重要的事。」

 

启介愣愣的,非常困惑,凉介转了下椅子,不再面对他。

 

「我所能说的就这样了,自己想想。」

        

被扫地出门的启介,对于自己哥哥每次对于自己的问题,习惯用提示来回答无言以对。

 

凉介告诉他的话,让他想破头仍然不明白。

 

在他再次逮到拓海,却又被他溜走后,启介的耐心到极限了。

 

拓海感觉到不远处那个男人,用非常危险的眼神看着他。

 

这让他冷汗直流,庆幸今天的比赛非常重要,启介大哥应该不至于在今天闹出什么事。

 

而且如果他再不专心点,绝对会输掉今天的比赛。

 

他开始专注于眼前的道路,专注于下个对手。

 

而他也注意到了,启介大哥也几乎是摸上方向盘就完全不再思考别的事情。

 

真是太厉害了,没有比他更喜欢车的人了。

 

「压力真大啊。」

 

苦笑的说,但却不自觉得更加全力以赴,直到松元先生提醒他才发现天亮了。

 

「民宿?」

 

「嗯,在有空调的房间好好休息吧。 」

 

史浩笑着说,拓海却开始感到背脊发凉。

 

「我不用了啦,就像平常一样在车子里睡就好了,就由凉介先生去休息就好了。」

 

「不行,藤原,这是队长的命令。」

 

凉介驳回拓海的意见。

 

「这个季节的日照非常炎热,在车子里根本睡不着,为了明天的比赛能够保持及中力,不让疲劳残留是非常重要的。」

 

虽然这么说,但拓海觉得凉介先生似乎能明白他是为什么拒绝,有种要他们好好解决两人之间问题的意思。

 

史浩开车载他们到民宿,拓海尴尬的不敢看旁边一眼,但启介的目光却一直在他身上,毫不遮掩的令他刺痛。

 

到民宿后,拓海就逃难似的去洗澡了,他尽量用最慢的动作,但再怎么拖,还是得面对。

 

最后站在房门口,他好想逃走,可是凉介的那句队长的命令让他无法这么做。

 

下定决心推开房门,启介已经洗好澡,盘腿坐在他的床上,倚着颊似笑非笑。


Double Ace(六)

凌晨,天空还黑着,半圆的月还挂在空中,藤原家位在二楼的长子房间就已经传来响亮的闹钟声。

 

按掉了闹钟,拓海揉着惺忪的眼睛爬起来,坐在床上有些茫然的,随手拿起手机看了下。

 

糟糕,昨天晚上启介大哥传了简讯来。

 

这时他才真的清醒了,启介大哥今天没课,应该还没睡吧,滴滴答答的回复,过了一下,回传的简讯告诉他,他的猜测没错。

 

苦笑的,拓海又传了回去并同时提醒那个几乎日夜颠倒的人快点上床睡觉,之后他才开始下床梳洗。

 

嗯,今天是上早班,送完货后大该就没什么时间可在再睡了,下午下班后……

 

对了,昨天问史浩大哥的时候,他告诉我启介大哥的车修好了,还问我要不要去看看的。

 

想到那个男人看到修好的FD开心的表情,拓海觉得他的心情好像也跟着好了起来。

 

早上的送货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了,期待的心情让他不停倒数着下班的时间。

 

沿着公路,他对赤城不熟,加入ProjectD后来过几次,周围的车辆让他不能按照自己喜欢的速度奔驰。

 

没多久,他在车场前停下来,史浩已经再那里等他了。

 

「你好,史浩先生。」

 

「进来吧,藤原。」

 

跟着史浩进了车场,他打开铁卷门让日光透进来,拓海轻呼,不知是赞叹还是怀念。

 

许久未见的FD依旧灿烂耀眼,新添加了不少零件,史浩一一为他解说,进步到现在的拓海,已经可以明白FD增加了多强的战斗力。

 

手拂过黄色的车身,轻柔不在上面落下指纹,车会像主人,最近他会有这样的感觉。

 

凉介先生的FC洁白高贵,有着跟他一样的优雅气质。

 

中里毅的R32,则有着他的骄傲不服输。

 

启介大哥的……

 

烈焰如阳,明亮又温暖。

 

忽然的安静,拓海发现史浩不知何时停下了解说,带着笑意看着他,那意有所指的表情让他有些困窘。

 

「怎么了吗?史浩先生。」

 

「不,没什么。」

 

史浩笑着摇摇头。

 

「今天晚上我会通知启介过来试车。」

 

「启介大哥一定会很满意的。」

 

关上铁卷门,FD回到黑暗中等待主人来接他,拓海跟史浩走到外面,却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

 

「藤原,你怎么在这里?」

 

贤太指着他叫着,看见拓海笑的尴尬,史浩出面替他解围。。

 

「藤原很关心启介的车,我就通知他过来看看。」

 

「我都还没有看过,他怎么可以先看。」

 

「没关系啦,贤太,大家都是同一个团队的。」

 

低切了声,对于几乎是副队长的史浩,贤太别过脸没再多说什么,史浩无奈的摇摇头。

 

「史浩先生,既然已经看到车了,那我先回去了。」

 

「咦?已经要回去了吗?难得来一次赤城,不去和凉介打声招呼。」

 

拓海瞄了眼摆明不欢迎他的贤太,苦笑的婉拒,转身朝停在旁边的86走去,却因两人的对话停下脚步。

 

「对了,贤太,你知道昨天启介把凉介的FC开去哪吗?凉介很不高兴。」

 

「咦?启介先生还是把车子开走了吗?」

 

「昨天有什么特别的事吗?平常如果凉介拒绝,启介也不会硬是开出去的。」

 

贤太嘿嘿的笑,一脸不怀好意。

 

「他是去崎玉啦。」

 

「崎玉?」

 

愣了下,史浩立刻会意过来。

 

「启介去见那个女孩了?」

 

「启介先生可认真了,还到处调查哪里有好吃的餐厅跟有趣的地方喔。」

 

「欸?他看开了吗?」

 

之后他们说了什么,拓海没有听到,大力关上86的门,采下油门呼啸而出。

 

公路上快速的奔驰,他感觉到清晰的咚咚心跳声,抓着发向盘指结的冰冷,闷痛的胸口似乎呼吸不到空气。

 

那天两人的对视又浮上眼

 

『启介去见那个女孩了?』

 

去见…那个女孩了?

 

去见…那个…女孩……

 

…启介大哥……


Double Ace(五)

这次一开始比赛,就算没有人说,拓海就知道,这次的对手是目前都没有遇过的类型,出奇的讨厌。

 

跟阿涉说的一样,是4WD。

 

对方提出的分开练习,让大家的诧异了一下,那几乎是找碴的借口,看的出来启介很想直接一拳揍下去,但最后还是答应了。

 

没想到最后多出了这么多时间来。

 

站在86旁,拓海有些无所适从,平时都抓紧时间练跑,听取高桥凉介的意见,根本很少会多出这么多时间来。

 

「拓海。」

 

听见叫唤,拓海及时接住丢过来的饮料,启介站在他的FD旁,对他挥着手示意他过去。

 

但他正想过去时,就看见贤太一脸兴奋的跑道启介身旁,激动的说着什么,换得的是启介不爽的脸。

 

有趣的笑出声,启介似乎注意到了他的幸灾乐祸,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藤原,凉介先生请你过去一下。」

 

「啊,是。」

 

跟着史浩来到凉接口前,然后史浩就离开去忙他自己的事了。

 

「藤原。」

 

「是。」

 

虽然对方不比他大几岁,但面对高桥凉介那领袖的威严,拓海总是不自主的紧张。

 

「关于昨天我跟你谈过的启介的事……」

 

「啊…那应该已经……」

 

「我知道,昨晚启介出门有跟我说。」

 

说到昨晚,那个吻跟过于暧昧的气氛,拓海感觉到他的心跳开始加快,庆幸已经过了一晚的调适,要是脸红就真的瞒不过凉介先生的眼了。

 

但他却没发现高桥凉介叹了一口气,那满满无奈的眼神。

 

「算了,你们能好好相处就好。」

 

回到86,拓海不明白高桥凉介究竟是找他去做什么,才打开驾驶座的门,他就被一把拉了进去。

 

「启介大…」

 

启介急忙摀住拓海的嘴。

 

「嘘!等下又被贤太那小子发现就麻烦了。」

 

看着慌张的启介,拓海笑了起来。

 

「贤太真是崇拜你呢。」

 

「根本就崇拜的太过火了,你还笑啊。」

 

「不…但是……」

 

不停歇的笑声,启介看着笑的开怀的拓海,最后,只能无奈的放任他笑下去。

 

大手宠溺的揉乱他的头发,启介探到拓海身侧,拓海看着那太过靠近的俊颜,呼吸一紧,随后立刻跟着身后的椅子倒了下去。

 

启介看见拓海红了脸,笑了开,再次揉了揉他那头褐色的发,然后也跟着拉低他自己的椅子。

 

「休息一下吧,等下才有力气。」

 

看着身旁双手放在头上睡的启介,拓海心中那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可惜,还有满足的感觉,他微微笑,然后躺好也跟着闭上眼睛。

 

之后过了没多久,至少睡着的拓海是这么觉得,松元敲着他的窗,告诉他练跑时间到了。

 

拓海揉着惺忪的眼睛,然后想起什么的看向助手席,启介早就已经不知道跑哪去了。

 

「藤原?」

 

「抱歉,我们开始吧,松元先生。」

 

之后开始调整与试跑,在半山腰,他看见了那熟悉的FD还有从刚刚就不见踪影的启介,错身而过,与启介对上的眼睛,拓海勾起嘴角。

 

不会输给你的

 

光是这样看见他同时在努力,就会有这样的想法,他相信启介大哥也有。

 

跑到了山下,却看见大家似乎很慌乱,高桥凉介脸色意外难看的阻止他去跑第二趟。

 

「发生什么事了吗?凉介先生。」

 

「启介那里出事了,你跟我们一起上去吧。」

 

「启介大哥他?」

 

「启介没事,但是……」

 

安抚了惊吓的拓海,高桥凉介指挥一号车跟拓海一起开上山。

 

拓海看见FD时心底一凉,刚才还很漂亮的FD,左前方严重毁损。

 

启介大哥心爱的FD

 

检查过后确定明天不可以能FD出赛,对方车手又出现挑衅,启介的愤怒几乎到最高点。

 

这时高桥凉介开始分派工作,启介却被隔离在外,不甘心的他又被高桥凉介训斥一顿。

 

被分派继续攻略山道的拓海,担忧的看向启介。

 

启介大哥……

 

「我们走吧,藤原。」

 

「啊,嗯。」

 

再怎么担忧,现在他有他该做的事,迟疑的看了启介一眼,拓海跟着松元回到车上。

 

对于那些人的愤怒,而且因为同为车手,他完全能体会启介的不甘心,这些复杂的情绪让他心里很乱。

 

虽然被交代在白天的时候要好好睡觉,保持晚上的体力,但拓海就是怎么都睡不安稳,他隐约有听见1号车开出去的声音。

 

是打算去修理FD吗?

 

拓海看向右边,空荡荡的助手席,心底好像也缺了什么,明明没多久前还好好的。

 

他拉起椅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发动了车子。

 

意料中的看见大家几乎都聚在FD旁,启介的心情似乎比较平复了,至少没有昨晚那么愤怒沮丧。

 

「那个…请问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忙的吗?」

 

「你的心意我很感谢,但为了晚上的比赛,你还是去好好休息吧,这也是工作的一环。」

 

启介却一口拒绝了他,很久没有见他用这么严肃的脸色面对他了。

 

「可是……」

 

对于拓海的担忧,启介还是放松了脸色,微微一笑。

 

「做好你该做的事…去吧,拓海。」

 

 

之后,一直到夜晚,大家都还没回来集合的地方。

 

虽然有看见他们似乎很努力的修车,但拓海选择做好自己的事,没有再靠过去,太多管闲事启介大哥是会生气的。

 

在启介大哥努力的时候,我也得跟着努力才行,拓海朝山上开去,打算在练最后一次。

 

但到一半,他看见了那鲜艳的黄色停在路旁,拓海放慢了速度,在不远处停了下来,下车后,他看见那个骄傲的男人躺在引擎盖上,面上流淌着泪,看着星空什么也没有做。

 

捏紧了拳,拓海觉得一阵鼻酸,多想上前去抱紧他,但他只是咬咬牙,回到86回头开下山。

 

如果上前去,他要跟他说什么呢?他还能跟他说什么呢?

 

回到集合地,随着时间逼近,他们终于看见FD缓缓开进停车场,拓海觉得心情跟着阴郁起来。

 

但之后又跟着开进来的黑色FD让他一愣,他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台车不是……

 

之后,他听见启介请求用那台黑色FD比赛,看着执着的启介,高桥凉介只是叹了口气,取消了之前请别人帮忙找的车子,然后应允了。

 

看见启介能如愿的上场比赛,虽然有很多不利的条件,但他也是很替他高兴。

 

之后比赛理所当然以启介的完胜作结束,想上前恭喜他的拓海,在看见他走向那个开黑色FD的女车手时,停了下来。

 

他们似乎说了什么,那女孩的眼神那么爱慕羞怯,看着那女孩的启介,紧绷的眼神也稍微放柔了。

 

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哽住,拓海退了步,不知道为什么,他逃跑般转头跑回自己的86。

 

奇怪又不明白的感觉,拓海蹙起了眉,只知道刚刚看见启介获胜的心情似乎没那么好了,这时候对方车手又走了过来,对他说了几乎是威胁的话。

 

之后比赛开始,拓海看着眼前奔驰的对手,惊醒似的收敛了心神,启介大哥都那么努力赢了比赛,我怎么能输呢。

 

想起松元的交代,专注于眼前的跑道,集中精神去跑。

 

而且我也有自己的课题,4WD,必须突破这面墙才行。

 

拓海凛然了目光,刚刚看见的那幕,对手的威胁,全部都被他丢到脑后,他现在所想的,就只有赢得这场比赛。

 

之后实力不怎么样的对手,让他明白4WD迷思什么的,前提必须对手是藤原文太才行。

 

跟着在启介之后的获胜,但在高兴之前,他们先担心起之前对手的威胁。

 

在确认有五六台不明车辆往山上开来,大家多少都有点开始慌了,这时高桥凉介跟启介决定留下来应付,拒绝其他人的帮助,要他们看准时间逃走。

 

拓海慌张的看着他们,他是绝对做不出抛下他们逃走这种事的。

 

「凉介先生,我也一起……」

 

「你也不用在意,藤原。」

 

「可是……」

 

拓海转头看向不知为何信心满满的启介。

 

「没事,拓海,你回车上去吧。」

 

听见启介这么说,拓海半晌后才点点头,回到自己的86上。

 

才上车没多久,无数台车就开进停车场,从那上面下来的,尽是一些看起来很凶恶的人。

 

但启介却很冷静,从工作箱里拿起一只长板手,似乎还秤了秤重量。

 

「大哥就站在那里不要动啊。」

 

说完,他就自己一个人朝那些人走过去。

 

启介大哥!拓海紧张的看着那个男人不急不徐的步伐,他不知道启介为什么可以那么有自信,但他实在不希望他受伤害。

 

但,这全在双方看清了对方的脸后,情况急转直下,他们原本凶恶的脸全都收敛,双方好像说了什么,之后启介就回到了他们这边。

 

「什么啊,启介,他们是你的朋友吗?」

 

启介有些尴尬的搔着头。

 

「呃,这个嘛…应该说以前的朋友…可以说是年轻气盛吧…他们是我以前还在暴走族时收的小弟。」

 

「小弟…」

 

拓海觉得他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能放下来,这时候他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启介的目光一直放在他身上,在他看见拓海注意到时,还对他笑了笑。

 

拓海困窘的别开脸,在凉介宣布回去后,立刻回到86上,才刚系好安全带,却有人打开助手席的门坐了进来。

 

「启…启介大哥!」

 

「大哥说等下会有人来帮我把车拖回去,顺便载我回去吧,拓海。」

 

明明知道我没办法拒绝的,为什么还要用疑问句,拓海困扰的看着笑的相当愉悦的启介,但还是点点头。

 

车子陆续开上山道,黑暗的道路开的飞快,头枕着手倚在窗上,看着窗外的启介瞄了眼认真开车的拓海。

 

「谢谢你刚刚没有开过来,拓海。」

 

拓海愣了下,看了眼身旁的男人,最后轻笑。

 

「等下要在去买饮料吗?启介大哥。」


Double Ace(四)

流水账 

小学生文笔

 

--

 

「拓海,你在干什么?」

 

拓海从失神中惊醒,发现站在厨房门口的藤原文太疑惑的看着他。

 

「站在这里做什么?平常没事你不是都很早就上床睡觉了吗?」

 

「只是下来喝水而已。」

 

打开水龙头来,冰凉的水让他稍微冷静了点,那天是怎么回来的,他已经不记得了。

 

之后启介还传来询问他是否安全到家的讯息,但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最后就放着不管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不时想起的那幕,总是让他心跳的飞快,真正的感觉很模糊,让他印象深刻的,是眼前放大的俊颜,启介闭上眼专心的表情。

 

又想到那个吻,拓海庆幸刚刚进来时并没有开灯,藤原文太看不见他红透的脸。

 

「拓海,最近你的比赛怎么样?」

 

「嗯,还好……」

 

「是吗?」

 

拿了该拿的东西,藤原文太走出了厨房,嘴角扬起了笑,最近拓海驾车时的细节他都有注意,他有信心他可以突破这个难关。

 

不过,又想起最近老是发呆的拓海,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喝完水走回房间的拓海,一打开门就看见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个不停,赶紧上前拿起,显示的『高桥』让他呼吸一窒,又立刻放松下来。

 

「晚安,凉介先生。」

 

「晚安,藤原,抱歉,你在睡了吗?」

 

「不,还没有。」

 

「我想跟你谈一下下次要去比赛的地方。」

 

跟高桥凉介确认完集合地点与时间,还有注意事项后,拓海原本以为会就这样结束,但高桥凉介却又似乎想说什么。

 

「……藤原,你最近和启介发生了什么事吗?」

 

「欸?」

 

立刻想到是最近一直回绕在脑中的那件事,拓海慌乱的忘记高桥凉介根本就看不见,用力的摇头。

 

「没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是吗?可是……」

 

沉默了半晌,高桥凉介冷静的声音再度传来。

 

「不,算了,没什么…藤原,虽然启介个性比较冲动,但他是没有恶意的,你了解他后就会明白。」

 

「…我知道,启介大哥是个很好的人。」

 

想起在低落时,启介的安慰,私底下聊天时,灿烂的笑容,拓海表示明白。

 

「嗯,那晚安了,早点睡吧。」

 

收了线后,拓海往后躺,倒向柔软的床铺,不知道为什么,跟高桥凉介谈话,总是可以让他厘清自己的思绪。

 

这时候他随手丢在床上的手机又传来简讯的声音,他打开后僵硬了。

 

“老地方见”

 

 

 

--

 

到了那间商店时,启介似乎已经在那里等了一段时间了,看见他从86上下来,启介举起手来。

 

「呦。」

 

「启介大哥,怎么…」

 

「不,那个……」

 

有些尴尬的,启介将手中的咖啡塞到拓海手中,示意他坐到身边。

 

最近的行为已经引起大哥的注意了,想起凉介危险的眼神让启介一颤。

 

而且他也觉得在比赛前先见个面会比较好,否则经过上次……拓海太呆了,肯定很快就露馅了,变成队友的八卦话题这种经验一次就够了。

 

「有关下次的比赛,大哥已经跟你连络了吗?」

 

「嗯,刚刚凉介先生已经跟我联络了。」

 

微妙的沉默,启介没想到都这个年纪了他还会为了一个吻忐忑不安,之前明明也不是没交过女朋友的,他开始后悔那时为什么那么唐突。    

 

「那个……」

 

正想说些什么,对上拓海的眼睛,又全部都吞回肚子里,平常天不怕地不怕的,碰到他就变的这么狼狈啊,他移开是现,转移话题。

 

「嗯…你现在已经没问题了吗?就是…因为你都没跟我联络。」

 

「…下次比赛完后,大概就会知道了。」

 

启介有些诧异,应该还没有人跟他谈过关于明天比赛的事情。

 

「比赛?大哥跟你说过比赛的事了吗?」

 

「是阿涉告诉我的。」

 

「阿涉?」

 

想到之前那场比赛的对手,看起来跟拓海颇熟的那个人。

 

「我跟他谈过,他说下次比赛的车子……」

 

拓海停了下来,忽然觉得好像不该跟启介说这件事,启介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迅雷不及掩耳的,他吻上拓海迟疑而微张的嘴。

 

拓海瞪大了眼,却没有上次那么震撼,怔愣半晌,启介退了开来,有些不太自在的偏过头。

 

「……讨厌…吗?」

 

拓海红着脸,尴尬又困窘的不敢看他,最后轻轻的摇摇头。

 

启介露出开心的笑容,让拓海的脸更加胀红,摸上他的脸,正想说些什么,却被熟悉的引擎转动声打断。

 

无数台车开进停车场,眼熟的让启介不爽。

 

「启介先生,果然是你。」

 

贤太从车上走下来,用力的挥手,来不及阻止他的史浩苦笑,跟着走过来。

 

「藤原,你怎么也在这里?」

 

看见坐在启介旁边的拓海,贤太不高兴的嚷嚷。

 

「启介大哥,我该回去了,再见。」

 

拓海慌乱的站起身来,正想朝他的86逃去,却被启介一把抓住了手。

 

「抱歉,这么晚找你出来,回去小心点,拓海。」

 

启介很快就放开了手,拓海却被他温柔的眼神惹的心跳飞快,看拓海逃跑似的离开,启介低低的笑了,才又危险的看向一旁还不知死活的贤太。

 


Double Ace(三)

小学生文笔

流水账



---

捏着手中冰凉的咖啡,拓海坐在商店旁的阶梯上,阴郁的垂着头。

 

想也知道不可能会在的,就只是一股脑的就跑过来。

 

『现在你所该追求的,不但要清楚4WD的特性,更要封锁对方的长处,紧咬着弱点去进攻,像这样伶俐的求胜法。』

 

阿涉的话还在耳边缭绕。

 

「4WD的攻略法吗?」

 

到底该怎么做啊?从来没有过的无助的困惑,让他突然很想见那个同为对手的队友。

 

并不是打算做什么,就只看看他而已。

 

在这种没有比赛的日子,他当然不会出现在这里,这是一定的嘛。

 

但为什么又感到这么失落呢?    

 

所以那熟悉的旋转引擎声出现时,让他愣了一下,听见很多台车从道路上呼啸而过,其中一台转进停车场,颜色明亮的刺眼。

 

那人从车上下来,站到他面前,从商店透出的光照耀在那张俊美的脸上。

 

「啊。」

 

拓海怔愣的轻叹,真的出现了。

 

随着出现的男人,刚才那沉闷的心情跟着褪去。

 

「拓海,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启介大哥才是,怎么会?」

 

「我刚刚和史浩去勘查下次比赛的地方,正要回去。」

 

启介搔搔头,在拓海身边坐下,绝对不会承认他刚刚看见停在这里的86后,就毫不犹豫的转了进来。

 

刚刚对突然出现的启介的惊愕过去后,把弄着手中的罐子,拓海重新低下了头。

 

「怎么了?」

 

拓海没有回答,似乎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手中的罐子,随即早就空了的罐子被启介一把抽出,丢进垃圾桶里。

 

「拓海。」

 

启介难得沉下的声音,带着微微的不满,拓海身子一震。

 

「我…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只是…忽然有点困惑,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做了。」

 

要怎么跟他说呢,他一定会很失望吧。

 

4WD迷思什么的…如果是启介大哥就绝对不会发生吧。

 

原本就低沉的心情,似乎又往下沉了些。

 

启介蹙眉,不太懂他想说些什么,可是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虽然他总是呆头呆脑的,但如此低潮的藤原拓海他还从来没有见过。

 

转开目光,夜晚的道路偶尔有几台车呼啸而过,

 

「慢慢来,如果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在这里。」

 

拓海惊讶的看向启介的侧脸,一向大喇喇的男人,也有属于他的温柔。

 

他觉得有些鼻酸,秋名的86,Project D的王牌,这些加诸在他身上的称号,让人把他的胜利当作理所当然,却没有人记得,他还是个只有十九岁的男孩。

 

「谢谢你,启介大哥。」

 

大手揉乱他的褐发,启介对着他微笑。

 

「拓海,手机借我。」

 

「啊,是。」

 

拓海手忙脚乱的交出手机,见启介在手机上按了下,然后丢回给他。

 

「这是我的手机,什么都可以,如果有需要就跟我联络吧。」

 

拿着手机,拓海有些发愣,ProjectD几乎都互相有手机号码,但因为之前他与启介的关系颇尴尬,所以直到现在他还没有他的号码。

 

「其实…我今天忽然想起一件事,启介大哥可以听我说吗?」

 

「你说啊。」

 

启介挑挑眉,却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启介大哥…有交过女朋友吗?」

 

「……怎么又是这个话题。」

 

「啊,我不是…不是要提前之的事,只是……」

 

有些不好意思,拓海迟疑的开口。

 

「那个…我呢…之前有一个喜欢的女孩,最近特别低落的时候,常常会想起她…」

 

启介沉默的看着沉入自己心情中的拓海。

 

「不知道为什么会感觉很悲伤呢。」

 

沉敛下的眼神,最后拓海抬起头对他笑道。

 

「启介大哥,也会有这样的心情吗?」

 

「……怎么可能会有。」

 

「是这样吗?我还以为启介大哥这么受欢迎的人,应该会有一两个想念的女孩呢。」

 

笑的毫无防备的拓海,启介真的觉得他们之间已经跟以前不同了,以前明明连好好说话都没办法的。

 

在脑子反应过来前,他已经将手探到拓海脑后,深深的吻了上去。

 

拓海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所有思绪都停止。